北海道風景 039    

每年冬天寒流開始發威的時候,台北橋往三重的道路兩旁,總有三三兩兩看起來無家可歸的遊民,或坐或臥的散佈在騎樓下面,剛開始路過的時候我並不以為意,總覺得那是他們自己選擇的生活方式,想不想自力更生另謀出路,我根本管不著,只要不干擾到路人,就隨他們去吧!

十幾年過去,遊民越聚越多,他們總是在晚上吃飯的時間席地而坐,大部分都是靠店家或好心人士施捨度日,有趣的是,坐在自助餐或便當店附近的都是吃白米飯,至於麵店小吃附近的則是吃麵或喝點湯,運氣好一點的還可以捧著一份熱騰騰的便當大快朵頤,老實說探討這種事情是有點無聊,但這應該也算是一種有趣的社會現象,因為他們也會互相輪流交換地點,每天吃一樣的東西,應該還是會吃膩的.

有一次我刻意地從橋頭走到自己住的地方,邊走邊算,光是單邊就有近10位蓬頭垢面的遊民各據一方,天氣冷得要命,單薄的衣物加上沒飯吃,豈不活活會凍死在路邊?不過說真格的,我倒是沒聽過那裏有任何一位遊民因此而失去生命的,雖然不是餐餐都有得吃,但他們總是有辦法在這樣的陰暗角落裡生存下去.

晚上我躺在床上胡思亂想,想到如果有朝一日,自己妻子不賢兒女不肖,年紀老邁肢體殘障,又無一技之長,是不是也會走上這條路?未雨綢繆我懂,不過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凡事都沒有絕對,搞不好哪一天自己也會有棲身街頭的一日,當然,旁邊的女人當場罵我神經病,不過,我倒是真的始終耿耿於懷,因為凡事真的沒有絕對.

那一天,我領了一點連自己都養不活的薪水回家,在大同南路知名的水煎包攤上買了50個熱騰騰的水煎包,反正只要是我心裡認定的標準遊民,每人一律發放三個,剩下的我再帶回家享用,然後在後面的幾周內繼續如法泡製,那些遊民基本上已經不會跟人相處,所以更不用奢求他會開口跟你道謝,老實說,我根本不是大發慈悲佛心來著,或要積啥狗屁陰德……真正的原因是,為了將來可能自己也會變成遊民,先來社交一番,以免萬一一語成讖,先做個公關,將來以菜鳥之姿晉身遊民之列,才不致遭受打壓,豈不也是未雨綢繆之策!

不要認為我很無聊,凡事絕對都沒有一個絕對,是真的!!!!!!!!!!

 

 

 

Sunrise Attorneys-at-law  

 

 

 

    全站熱搜

    陽陽Boop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