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162  

        好一陣子沒有上來寫東西了,其實,自己可以寫的東西真的是不少,但是不能說的還是居多,怕大家拿異樣的眼光來看我可就不妙,這亂寫一通看似言之無物,不知道懂得的人又有多少?不過這回,我管他這到底是自己草率還是別人膚淺?

        想想大頭蝦這一生大概只有可憐的市場地位而已,根本沒啥好自豪的,跟律師不一樣,律師不論走到哪裡總是有社會地位跟學術責任,而我只要失去市場,就如同喪家之犬,必須任人擺布,狼狽至極。


        隔行便是如隔山,大頭蝦終究不是走這行的料,但即便如此,年過半百又能何去何從?有主見的時候被當成包袱,順著性走不再深思熟慮,卻變成已經五十好幾怎麼還如此一般一般。


        好幾次想背叛自己留在家人身邊的諾言,乾脆一張機票賣掉自己剩下的歲月,再賭最後一次自己跟家人的未來…

        不過我真的老了,膽子真的也小了,也真的沒了,深怕自己抱著白花花的銀子再回來時,牽手已經年華不再,孩子也離我遠去,大把大把的銀兩卻再也買不回一生只有一回的記憶。


        有人看得懂嗎?其實那真的不重要,我自己懂就好,簡短幾行字,感嘆人生路,而人生苦短,勸君三思珍惜,才是真意。

        因為大頭蝦,不只會說故事。



Sunrise Attorneys-at-law  






    全站熱搜

    陽陽Boop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