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094        法院在開庭時,檢察官正淘淘不絕的論辯,對方的律師哼啊哼的,檢察官忍不住向法官要求制止這樣的哼聲,律師脫口說「你發什麼神經」;檢察官火大提告這位律師公然侮辱罪,法官也亳不客氣的判律師有罪成立,拘役之刑。


        先不論發什麼神經到底是抱怨或是侮辱,不過,這位仁兄律師,辯護辯到自己變被告,還真衰,引以為戒;尤記當年有位老兄,不是在庭上說了幾句菜鳥法官,就被抓去關了嗎?總之要記住,一般人只有一張口,官字有二個口,二口勝一口,數學應該會算吧!識時務者為俊傑,還是想學文天祥……的結局,自己看著辦。


        從這個倒楣的例子,想到這些年有趣的類似經驗。檢察官訊問完被告,向法官聲請羈押,法官在三更半夜開庭,忘了是幾點,反正等到我都在走廊椅子上呼呼大睡。法警點呼後,趕緊跑進去法庭,之前已經反覆研究好辯詞,沒有長篇大論,但也是有準備的啦!法官、律師、被告陸續到庭,這位穿著拖鞋進場的法官大姐(不是涼鞋,真的是紅白拖之類的東西),一進場就令人傻眼,霹靂啪啦問了一堆,被告也胡啦哈啦的回答,接著法官竟然開始寫押票了,法官大姐低頭寫字同時,問律師有何辯護意見;哇你阿媽,視我為無物,應付應付問一下。如此這般,以後怎麼向被告交待啊!你這傢伙穿拖鞋到法庭來,體諒大家深夜工作都要養家活口,就算了。但是好歹各司其職,作假也要有點樣子,演戲都不演,都不照正常劇本走,還得了。嚥下這口氣後,靈機一動。站起來,開始為被告辯護,講了幾句突然停了下來,寂靜無聲的法庭內,突然感到一陣寒氣來襲,法官被這寒氣所逼,只好暫停寫字的動作,抬頭看了我一下,詢問怎麼不繼續說呢?二眼直視這位大姐,客氣但諷刺的語調,我回答說:「你又沒有在聽我講,我說給誰聽?」這位大姐有點尷尬又有點緊張說 「有,我有在聽啊!你明明已經在寫押票,那有在聽,我講也沒用了,你沒有聽我辯護,就已經決定要羈押,我還辯什麼啊!審判長,你如果不聽我講,樣子也要作出來,演戲也要演得像一點麻,這樣根本就不像樣。哪有,我….我….我哪有在寫押票」,同時間,這位大姐順手在紙上東劃西塗,然後說「那你趕快講啊!」「不是啊,審判長以後演戲也要演一下嘛,不然我們怎麼向被告交待。」,留有餘地,免得惹禍上身,這是踏入江湖社會後,永謹在心的名言。點到為止後,我又繼續演戲了,不過,已是強忍快要笑出來的心情,繼續完成後來的工作,被告在一旁忘了等下要被關起來,想笑又不能笑。反正最後還是被收押後,我去看守所律見被告的時候,二個人都覺得好笑。


        後來閱卷,我發現那張押票果然被塗的亂七八糟!



Sunrise Attorneys-at-law  







    陽陽Boop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