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0153   

        去年冬節,大夥開懷暢飲。只不過斯時起,更不能忘醒眼看醉人,毋忘酒醉隔日苦。秋節將近,又是月,又是秋,怎可沒有酒!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咏月詩,中秋月圓,無論家戶團圓或是千里共嬋娟,豈能放棄悠悠對飲之時節。現代人無病呻吟,造不出好樣文章,因為我們放棄了古文古詩。過去有個悠悠藥膏廣告,那麼清雅的字詞,拿去作其他用途,曹操老兄知了,也真預言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為何特提悠悠?中秋將近,想到李白、蘇東坡這二位天才。秋、月、夜、酒,二才子創作大量的千古佳句。看看月亮,吟哼閒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快意人生。然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卻壞了這番意境。不過這悠悠,也不是都安然閒適,像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不也如此。

        秋月夜,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好似獨單,他老兄月下獨酌的意境,無人能敵。不愧是詩仙,無怪為酒仙。說道秋月夜的酒,應似無愁,也不應有愁,所以杜康解憂就免了。秋月夜,美好,解憂說愁,講的最好的,大概是將進酒吧。你看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不是嗎?天才就是夾才,他說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要是我們千金散盡,就流落街頭了。叫我們不要舉杯消愁,轉頭後又是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古來聖賢皆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真是好,飲者留名,那一位啊?反正秋月夜酒,最後當然是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還是這種意境好,那位醉臥沙場,征戰有回的老兄,真是苦。秋月對飲,醉裏且貪歡笑,要愁那得功夫。初起秋月夜酒,應該是二十啷噹歲,狂妄至極,有點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後仙的味道,所以報身至此,開始反應惡果。尤不改,品嚐秋月夜酒難以忘懷的味道,去年冬節,大夥們對飲山花開,我醉欲眠卿可去,明朝有意抱琴來,這另一種味道。

        秋月夜,悠悠對飲!



Sunrise Attorneys-at-law  





    陽陽Boop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