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0064        多年前接件涉嫌強姦案件,被告涉犯強姦罪被起訴。看完全卷資料,由證據所顯示的法律判斷,應該是無罪。詳細案件內容已經忘了,在法院審理時,有個特殊狀況,畢生難忘。


當時年輕,所經手的案件,有關卷宗內資料,絕對鉅細靡遺一字不漏研漏透轍,對於準備詢問證人的問題,也會事先列出來。這天,三位法官一排横坐法院審判庭檯上,所謂檯上就是坐在整個房間內最高的地方,坐在高高法官座位前面下方有個人,忘了是庭丁、通譯還是庭務員,反正就是有個協助法官遞送資料給律師、檢察官或被告之類的人,檢察官坐在我的正對面。大家坐定後,開始訊問被害人,詢問什麼問題也不記得;在刑事訴訟程序,律師對於被害人作為證人的提問答詢,叫作交互詰問程序。開始對於被害人交互詰問,左前方這位女庭丁,開始不懷好意的看著我,起先也不以為意,繼續問被害人一些關鍵或是尖銳問題後,這位女庭丁眼睛愈發注視著我。心想算了,年輕女孩不瞭解人世事間許多事,原諒她,她愛看就讓她看吧。又開始進攻,拆穿被害人的謊言,這本是一起非性侵而被誤為起訴之案件,我想應該可以輕易了結本案,只要繼續問完準備好的問題,真相就大白。不料,女庭丁不僅視線直直繼續射向這邊過來,眼神銳利度不減。再也忍不住了,指著這位女庭丁,大叫:「你不准再瞪了!」「從我開始問證人起,妳就一直瞪我,妳是什麼意思?妳認為律師在幫壞人,很可惡,所以妳就一直瞪我,是嗎?妳懂不懂,我在執行職務,這是我工作,判決確定前被告是無罪的,妳知不知道,這是法律程序。妳這樣一直瞪我,我會受到影響,詰問程序會受到影響,妳不爽、有正義感是妳的事,不用這樣一直瞪著我,影響我的工作,從我進來,妳就一直瞪著我,妳是………. 」審判長:「什麼事啊,跟我說就可以了,我來處理,維持法庭秩序…..」,「審判長,你坐在上面,看不到她一直瞪我,我忍她很久了,她竟然幾十分鐘一直瞪不停,這樣怎麼問下去啊?」審判長:「我知道了,那個誰…..不要…….繼續問吧」。此時起,到我離開這間法庭,這位富有正義感的女庭丁, 頭一直低低的看著桌子,我倆再也沒有四目交會了,我也順利問完所有的問題。最後不出所料,本案無罪確定。不是律師特別厲害,是法官還蠻有水準,有雅量不計較辯護律師發飆之舉,依證據論斷事實。


辯護性侵案件被告,常常有不知真相之外人,對於無辜的被告帶有異樣的眼光,律師因此連帶遭受歧視,像這位小姐瞪個不停,是最誇張的一次。更早年之前,也有一件性侵案件開庭軼事,檢察官開完偵查庭後,對於坐在後面準備辯護的我,視而不見,諭知被告簽名後,準備離去,我只好舉手報告:「檢座,我可以……」,話未落畢,女檢大人:「我告訴你,你不是女生,不能體會被強姦的痛苦!」趴的一聲,將打開的卷宗闔起來,忿忿然轉身離去,留下一臉錯愕的我。天啊,是我強姦被害人嗎?我是做錯什麼事了?我還沒說話啊?「你不是女生,你不能體會被強姦的痛苦」,這二句話,從此我記起來了,對正義及愚蠢有了更深刻的體悟。

 

 

 

 

Sunrise Attorneys-at-law 

 

 

 

 

 

 


    陽陽Boop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