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幫馬兒洗澡,刷毛,清理糞便,是我對騎馬最初的體驗,我想念拿著躲避球在場上廝殺的同學,想念我娘煮的超讚紅燒肉,不過只要想到我老爹那張嚴肅又沒笑容的臉,就甚麼也不敢想了。夏天的后里馬場熱到快要人命,打雜打了兩個禮拜,總教官終於佛心來了放我回家幾天,再回來時才真正是苦難的開始。


        印象中電視裡的馬兒都是英挺俊拔,毛色油亮,還善解人意,天殺的不曉得誰,竟然配給我一匹三分不像馬七分根本是驢的怪物,又硬又短的鬃毛也就算了,那瞪著人瞧不屑的眼神,簡直就是不把我當人看,虧我從台北拎著一袋蘋果要來巴結,這下失望不打緊,蘋果讓牠白吃才是真不甘心,但軍令如山,小屁孩必須認命。


        馬術是用文字無法簡短表達的,箇中道理一言難盡,反正軍方都是土法煉鋼,哪來啥英式美式或啥狗屁式,基本功交給你就要你自行體驗,只是猶記剛上馬那一刻,真比第一次坐雲霄飛車還要可怕,深怕一不小心就跌下馬來小命不保,差點掉下眼淚。


        阿兵哥牽著馬兒成天讓我繞圈圈,搞得我頭昏腦脹印象大壞,顛著顛著把當時還不擅騎的我,沒幾天就弄得兩腿紅腫,屁股疼痛,打電話回家跟自個兒的娘訴苦也只是要我忍耐,整個暑假三去三回,每次回家就想躲著不要再去,但暑假還是這樣,很快地就結束在我的抱怨連連中。


        寒假比較短還是得騎,再上馬時就有身手輕盈豁然開朗的感覺,雖然控制的仍是不佳,可能是蘋果奏效,那頭驢馬開始懂得我的意思,教官也終於首肯我上戶外的跑馬場,而不是讓我在屋子裡一直打轉,但這一出去可不得了,也可能是蘋果不夠吃,那匹驢馬不是回頭在我腿上擦口水咬我一口,就是鬧脾氣打死不走,偶爾下馬摸摸牠也要擠我一下,甚至還踩我幾回,基本上就是脾氣很拗,管也管不動啦!


        上了國中一樣要回去被操,總教官剛升中校,笑著告訴我驢馬其實是老了,但也老油條了,他的用意讓我恍然大悟,先苦後甘才是大訣,難搞的都可以撐過去,簡單的不就駕輕就熟,基於做人的良心,蘋果一樣照給驢馬兩顆,雖然從此不再騎牠被牠欺負,但緣分一場總是要感恩一下。而眼前再現黑色長鬃的碧眼駿馬,更將我帶入騎馬至高至美的奇妙境界。


        那幾年除了要考高中前的寒假沒有空去外,幾個寒暑假幾乎都會在那裏度過大半,大頭蝦常耍帥騎空背馬(不上馬鞍的),被馬兒摔個老遠全身是傷,刷洗馬匹時曾不小心的被馬兒狠狠地踩到腳掌骨頭裂開,都沒有影響到自己愛馬的心情,只要上了馬匹御風而行,興奮之情就油然而生,如果能再回頭重來,我真的會把床搬去馬廄旁,跟牠們常相廝守。


        大頭蝦年過五十,背沒駝腰桿還直挺挺的,多是拜騎馬所賜,高中以後貪玩,但偶爾一定會去去,大學時期更是拿騎馬來迷惑女性,畢業後解嚴,接著警備總部裁撤,馬場變了樣,也無處可騎了,前些時候去住家附近打聽騎馬,聽完馬場介紹後,只能說這種運動真是有錢人才能碰的玩意兒,一般百姓哪有餘力支出動輒十數萬元的年費,我想起老爹以前常跟我說,在一望無際的故鄉馳騁飛奔的故事,至於台灣這個彈丸之地,還是想想就好。


        長筒及膝黑亮的馬靴與馬刺我一直都留在櫃子裡,那是我這一生最值得的收藏之一,我感謝老爹,也感謝已經過世的警總老教官,謝謝他們賜給我跟其他人們大不相同的珍貴回憶。


        大頭蝦說故事,越說越有趣,掰啦!



Sunrise Attorneys-at-law  








    陽陽Boop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