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湖晨

 

  

        對於文明與自然的觀點,必須建立在人性之上,這應該是清流與主流都有著的共識,不然現代文明式的廣告詞就不會說:「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因為自由、平等對人有著重要的決定因素,因此盧梭要求自由與平等,才能建立起符合人所需要的制度,例如雖然他說理想的政府應該是直接參政式的,但是在現今看來是理想就是不現實,也就是說這只能說是指導原則,而不能實現。實際上,就是因為我們突破不了既有窠臼,始終讓我們找不回我們已經異化的人性,涂爾幹才會說古代人不見得比我們不快樂。這些道理人們都懂,那又為何不能擺脫異化的束縛,主要在於不自然的文明像是時代的巨輪,不斷的向前行,很少有人能去擋著它,因此唯有多一點的人們抱持著殉道者的精神去向不自然的文明相抗衡,如此始能找到我們自已及下一代的出路。更進一步,必須由存在主義對人性價值肯定的觀點,去評判盧梭的論述,在近世的普世價值,人性的尊嚴是不容被侵害的,而前述已經說明宗教精神的角色,雖然也是一種信仰,但是對於將人性尊嚴當作對人性價值信仰,寧願相信是件更重要的事情。人要如何找到被尊重的價值呢,首先是從個體出發的個體觀點,再來就是人與人間關係出發的你他我關係。歸結起來,人應該存在著被肯定三個要素,這種三要素觀點是近代著名的人性觀理論,第一是生命身體的完整性(生理上的完整),第二是自我決定的可能性(心理上的完整-自由),第三是適人般的生活(外在上的完整)。如此可以了解到,自殺是不被允許的,因為自我決定的可能性不能摧毀人存在的第一要務-「活著」。在盧梭的時代裏,或許人本的討論沒有那麼精細,我們雖然就他對人性的觀點,有一點在打混仗。可是基本上,他對於理性主性的批判而建立起感性的人的價值觀,可以相當肯定。在那個專制的時代中,兒童、婦女等等似乎不能被當作「人」來看待,所以說在後來的世紀,才會要解放兒童、解放婦女、解放什麼什麼的。例如說,有點水準的智士會說,兒童是小的成人,我們要用理性的道理來教導他們,因為他們有可塑性,是國家將來的棟樑,所以我們要如何如何教導他們;但是在盧梭的觀點,他認為兒童不是小成人,不能用理性來教育,他這樣的論點,在現代仍然是暮鼓晨鐘的看法,因為兒童有他們的將來性及未來發展的無限可能性,絕對不是建立在他們的可塑性,而去教育他們。也許盧梭沒有說的那麼精闢,但是其精神離現代人本兒童教育相去並不遠。也就是說,他找尋自然人性的觀點,無論當時或是現今都是相當有水準,因為僅僅是他對兒童的看法就可以導出他對於平等的熱愛及自由的尊重,這也是相當難能可貴。但是對於人性的討論中,我認為他對於慾望的說明並不完整,因為他孜孜矻矻的想要建立一個自然狀態下的人的形象,可是他又說明人性異化之主要來源於貪婪與自私,另外一個觀點,從個人的角度出發,慾望是一個人活下去的動力,如何降低慾望是相當重要的課題,並不是要消滅慾望。但是盧梭在此會用「貪婪」來加以說明,並不是說他講的不對,而是在他的討論中,並沒有作一個完整的說明;從他我的角度出發,自私是不對的,但是如何發揮大公無私的精神,他也說得很抽象。或許他在公共意志的討論中已經提供了較具體的答案,但是後人可以更深一層的去詮釋這樣的疏漏。

  

 

Sunrise Attorneys-at-law  

 

 

 

 

 

 

    全站熱搜

    陽陽Boop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