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0550055    
        大頭蝦從小釣魚,從池塘、水庫,一路釣到無垠的大海,只要上了船,所有生活上產生的不快就很容易被拋到九霄雲外,就算前一晚搞東弄西徹夜未眠,一樣可以精神抖擻神采奕奕,不過,今天不是要來談釣魚的(也許下次再聊),我想說的,是一位因釣魚而結識的兄弟,如果沒有他,我今天大概也沒辦法坐在電腦前胡吹亂謅,早不知道跑去哪裡墮落去了。

        大頭蝦三十出頭歲時運氣不錯,年薪已經兩三百萬,加上公司給的股票厚厚一疊,買房購車後生活還算富裕,少年得志倒是沒有任何不幸,以當時那個年紀來說,當然羨煞同儕,銀兩多了,當然會想東想西,買一些過去下不了手的高檔釣具,而這個故事就是要從這裡開始說起

        那年頭還沒全面周休二日,周六中午內人下課後便直接回娘家探視小女,晚上我悶到發慌,便當吞沒幾口就跑去漁X釣具跟店長聊天打屁順便敗家,聊著聊著便說起曾文水庫近來釣況不錯,決定來去給它試試手氣。店長跟我已經是舊識,想介紹個也愛釣魚的年輕傢伙讓我認識,並同車前往,反正就是林林總總屁話一堆,要去釣魚才是真義。

        當刻不久前我剛買了部進口B車,大家都起鬨要搭我的車去,我沒有意見也一個個的上門接送,在午夜駛入國道直奔嘉義大埔,按照計畫在天亮前登上浮台。當時那年輕人就坐在我的右手邊,從上車開始就給我倒頭大睡,有人說:「上車睡覺,下車尿尿」,拿來形容他,真是再貼切也不過,我心裡莞爾一笑反正隨便啦!

        頭一次看到喜歡釣魚卻不敢碰魚,甚至連魚鉤都不會綁的就是這傢伙,上鉤的魚,都是我幫他脫鉤放網,這位仁兄認真的程度更是不佳,沒兩下就又兩腿一攤夢周公去,兩天兩夜的釣魚活動被他睡掉大半,我竊笑心想,奶奶低,這傢伙到底是來釣魚還是來睡覺的?怪哉!

       二十啷噹歲的年輕人,照理說活力應該是旺盛的,但他看起來略顯消瘦,精神狀態也不好,回來隔了幾天後,打了通電話給我,意思大概是因為一直睡覺要跟我致歉等等,其實我哪裡會在意,但還是答應了出來吃飯聊天。

       邊吃邊談聊到他的過去,才知道幾個月前,他不過是個只會打架鬧事兼嗑藥的小混蛋,後來結婚開了悟,父親剛好幫他介紹工作才變得比較正常,美中不足的是學歷不高只能從基層做起,上班沒幾天,還不是很習慣朝九晚五的生活,才會一直呼呼大睡。

       說也奇怪,異性相處講緣份,同性大概也差不多,從那天起,我們開始只要有時間就會豁在一起,不是他來我家搭伙就是我去他家吃飯,離島登礁磯釣,遠途船釣,或是出國境外釣遊,幾乎是有我就有他,除了玩樂,我當然耳提面命不斷的要他認真打拼,才不會辜負父母始終沒放棄他的偉大恩情。說真的,我的忠告這傢伙真的聽進去了,但初出茅廬收入總是有限,經濟上有困難還是常有的事,即便他們夫妻倆難以啟齒,只要被我知道,一定二話不說鼎力相助,其實也沒啥好想的,老爹剛過世不久,我也就把他慈祥的父親當作自己的父親來看,照顧弟弟理所當然,伸出援手也就天經地義了。

       那幾年,我身邊圍繞著一群"朋友",不是我腦袋有問題,打腫臉充胖子,而是不想算計太多,吃喝玩耍免不了,偶爾放肆如此而已,人生可以計較的事情太多,搞得如此複雜,倒不如隨它發展!保持距離也就足夠,不就是釣釣魚囉!

       十個寒暑得意人生,四十歲那年千算萬算,終於還是未能全部算盡跌個半死,一夕之間所有身家財產化為烏有,還負債累累,兩個孩子當時都還年幼甚麼都不懂,我低著頭帶著內人跟兩個孩子,如同逃難般的搬離自己一手打造的溫暖宮殿,躲回老家去,除了狼狽外更加難堪,即使是現在回想起來,餘悸仍是猶存。

       身家沒了,"朋友"當然不見了,除了老婆跟兩個孩子,『一無所有』是唯一能形容當時窘況的最佳字眼,將近大約一個月的時間,從我嘴裡沒能擠出幾個字,成天只是瞪著天花板發呆,飯也不吃,搞到內人心急如焚,差點把我送進精神病院。錢真的不是萬能,不過身無分文還真是不能!

       這場風暴連累到內人,弄到兩手空空一籌莫展,雖然一樣在我身邊不離不棄,但無論如何,日子總是還要過下去,失去房子車子也就算了,但教養孩子可不能因此作罷,但此刻早已兩袖清風,又能如何是好?

       那陣子,好傢伙拚了老命在找我,我是誰也不見,電話更是不接。他真不愧是做業務的料,直接跑去內人的公司探聽。才知道我出了大事,於是每天下班都跑來樓下按門鈴,但不論內人如何勸說,我就是不願意面對這個好朋友,即使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他。

       沒記錯的話,大概也是那一年,這傢伙因為任勞任怨努力得當,擊退學經歷都比他高上許多的同儕,升上部門經理,大好前途剛要開始。現在想起來,這傢伙算是人類裡面臉皮夠厚也夠黏人的,也難怪會成功,我對他不理不睬,竟然每天中午給我送便當到樓下,然後叫我娘下樓拿上來給我吃,我娘氣到把我狠狠地罵了一頓,說我忘恩負義,趕快去死一死好了!

       說的也是,行屍走肉還不如去死,但是好死又不如賴活,跌倒了再爬起來就是,就當是做場夢,內人語重心長紅著眼眶貼著我耳邊繼續的說,一屁股債就一屁股債,外頭比我們更慘的比比皆是,懷憂喪志終究不是辦法,沒了錢,總還有本事,就重新開始吧!

       隔天我終於打開了房門,卻連句抱歉都說不出口,只見他把一只厚厚的信封袋塞到我的手中,在我連謝謝都來不及說的當刻,就轉身說要回去開會晚點會再回來。那晚下班後,他笑著跟我說,這十年來欠我的,絕不只交給我的那只信封袋,要我打起精神,就像當年我耳提面命,要他重新振作一般清晰可見。那只信封袋雖然不能改善我已經欠下的龐大債務,卻解決了我眼前的燃眉之急,兄弟仗義也真摯的一個眼神,讓我至今沒齒難忘。

       幾個月後我回到職場,雖然年薪還是有超過百萬,不過卻已經變成一個過路的數字,銀兩領出來就得拿去還債,想想反正還能跟家人一起生活已經幸福萬分,其它的事還有甚麼好去計較的。

       繼續說這傢伙,工作起來跟拼命三郎一樣,一年比一年忙碌,但逢年過節一定邀我去他老家聚首,三不五時也必定與我外出聚餐閒話家常,最感動的,是每年大頭蝦生日,他跟夫人都要擺上一桌邀我共飲,不醉不歸從不間斷。

       三年多前,他走向人生的巔峰,升任總經理,我笑說,要是他旗下那些生技博士跟碩士知道他只有高職畢業應該都會倒地不起,但千萬不要以為他不愛讀書,只是制度剝奪了他讀書的興趣,信不信由各位,當初也只有我料到,當年的業務兼送貨員絕非池中之物,必定會脫胎換骨超越自己。

       二十年前那個躺在我車上呼呼大睡的年輕人,成就今日在市場上呼風喚雨的地位,如果當年我嫌棄他的身分卑微,也必然不會有他那年仗義相助的一刻,前陣子他莫名其妙打了通電話給我,話筒裡嘟嚷著:『大哥,您還記得當初把我罵到臭頭的那個麵攤嗎?我正在那裏吃麻醬麵,回憶那些年,跟您在一起年輕又快樂的時光』那一刻我真的說不出話來,怕一出口眼淚真會奪眶而出。

       大頭蝦是很會罵人的,連自己的老闆我一樣照罵,但被罵還聽得進去的,現今都還算過得不錯,至於聽不進去的,皆已名列十大經濟要犯,或蹲在牢裡數饅頭。這一生,大頭蝦沒學會"計較",幫助過的人也不算少,但回過頭來伸手扶持的卻寥寥可數,但看倌請切記,做善事想求好報不如不做,因為那根本叫做矯情。

       最後再談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皆是讀書人,不是要人斷章取義,以偏概全,我可能與各位機運不同,碰到的善心人仕都是教科書讀的很爛的大老粗。環境一直在變,請問我們的年輕人從書本上學到了甚麼?四維八德恐怕連寫出來恐怕都有困難,還"仗義"勒......?

       語重心長,而知己者又有幾人?每次寫完都要一笑置之,不就是寫寫東西發發牢騷而已?猶記老朽未央那篇有人留言"整晚抱著"很扯等等。好吧!如果真要找答案,我一定會給您更勁爆的內容,只是外面寫小說的,如果都講真話,應該全都會死光光......不就是寫寫文章而已,很多人偏執慣了,以為一個蘿蔔真的只能有一個坑,腦袋轉不過來,嗚呼哀哉!

       下次找機會連載釣魚,談漁而非魚,不過請勿期待,不過只是釣魚而已!

 

       大頭蝦累斃了,停一陣子再見吧!不然老花眼又要加劇,現在配一副多焦點眼鏡是他奶奶低真貴,況且老朽年薪早已沒有百萬。

 

 

Sunrise Attorneys-at-law  

 

 

 

 

 

    全站熱搜

    陽陽Boop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