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005

          孩子還很小的時候,因為讀故事書而喜歡上鍬形蟲跟獨角仙,獨角仙肯定我是抓不到,不過要抓幾隻鍬形蟲,在北投只要走幾步路就可以直搗它們的巢穴,所以當爸爸的怎麼會拒絕,馬上牽著孩子的手往山裡出發。


        七月放暑假的早晨,太陽沒有那樣火辣,剛從一場災難中甦醒過來的大頭蝦賦閒在家,孩子一路上跑跑又跳跳問東又問西,不到半小時的光景,憑著兒時的記憶,便走到登山口處的小樹林裡,到是到了,只是多年沒來,鍬形蟲是不是還會躲在當年的記憶裡呢!?

        所有當爸爸的都是孩子的一座山,那陣子大夢乍醒,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剩下的氣力也不過如此爾爾,睽違多年的那幾棵大樹,雖然矗立不搖,蟬鳴聲也一樣如孩提時般震耳欲聾,但當父親的,多了些許感嘆,卻無論如何都記不起來,身邊不到七歲的兒子,是如何拉拔到這麼大,大頭蝦的記憶裡,竟然沒有了這一段。


        我從小就不太善於爬樹,為了孩子,仍是硬著頭皮給爬了上去,抓是抓到了,不過在樹幹下頭的,都是五公分不到的小傢伙,看著正在樹蔭下期待的孩子,心裡焦急的正不知如何是好時,旁邊忽然竄出一個約莫十來歲的小朋友,自告奮勇的要幫我爬到更高處,抓那些像在恥笑我的大傢伙,果然不出幾分鐘,那小朋友身手矯健的,便逮了幾隻超大鍬形蟲下來送給我的孩子,大頭蝦看到自己的孩子興奮之情溢於言表,更是對那位見義勇為的小男孩有種說不出來的感激,更有無以回報的一種悸動。

        登山口那裏比較偏僻,沒住啥百姓,所以也更不會有便利商店,我牽著孩子的手立即跟他說:「請等我們一會兒,我們馬上就回來,到時候一起吃冰棒吧!」...這一趟路即使走快一點來回也要半個多小時,等我牽著孩子提著冰棒,氣喘呼呼回來時,那位小朋友卻已經離開,不見人影,我心裡想,會不會他認為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已,沒當一回事就走了,當下我有點懊惱,一樁美事被我搞砸,早知道應該帶他一起下去吃的才是。


        晚上我躺在床上跟內人提起這件事,她要我隔天再去試試,我想也對,「言而無信,不知其可」,明天就再跑一趟吧!他應該會在那裏的。

        第二天相同的時間我一樣牽著孩子的手上山去,等了好一陣子卻不見他的蹤影,小兒子問我為什麼要再來?我立刻告訴他這個信義無價的小小道理,不管他那個年紀是懂還是不懂,以身作則應無不當。


        事隔多年,我早已忘記那小朋友的可愛模樣,但讓我一輩子記得的是仗義這兩個字,沒用的老爸,仗義的男孩,最佳的身教,及那一年最有意義的暑假,雖然故事有點小遺憾,但這生絕對值得!


        「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皆是讀書人」,聽起來有點斷章取義,但這些年我所見的的還真是如此,書讀到屁眼裡去的比比皆是,自己不佈施卻怨天尤人的大有人在千萬別對號入座,因為我說的搞不好就是你!

 

 

        大頭蝦說故事,繼續說下去,掰掰~




Sunrise Attorneys-at-law  






    陽陽Boop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