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001         您有沒有在外島服過兵役?如果您是「老屁股」(上次有人在留言板用這幾個字調侃過我),應該都聽說過這樣一個令人臉紅心跳的地方。今天,我並不想跟各位去探討它的歷史,更不願追根究底的去告訴各位,裡面的辛酸與淚水,有興趣的不妨自己去找孤狗大神,它給您的答案絕對比我多的多。

        831就是所謂的軍中樂園(軍妓院),金門及馬祖都有。那是時代下的產物,並不在我們說嘴的範圍內。我要聊的是,他奶奶低!我也是去過低…


        服兵役抽到馬祖已經是恨到牙癢癢的,還要在基隆韋昌嶺被軟禁到船艦到港。加上還沒到馬祖前,就聽學長說過,那裏是個鳥不生蛋、烏龜不登岸的落後地方。除了阿北跟阿木外,年輕男人及女子都幾乎全數到台灣本島討生活去了。所以去那兒,一定要抱著修身養性的態度,不然恐怕會精神分裂,憂鬱症上身。

        等了大概十天的船,終於在港邊揮別可愛的女朋友跟美麗的台灣,搭上補給艦駛出基隆港航向馬祖。軍官雖然有吊床可以躺,不過艙裡面甚麼狗屁味道都有,我還寧願上甲板躲在卡車底下,也不要被那味道薰到暈船。大概就在我從艙底爬出來的同時,瞥見幾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成熟女子,在甲板上洗手整裝。當時我並沒想太多,只猜大概是當地居民要返鄉探親而已,然後就一股腦兒地躺在卡車底下避風雨。那天風浪真是大,不趕快躺平,非吐個七葷八素不可。

        船行16個小時後,先東引後馬祖,下船時感覺地球還真的是會自轉的,一直轉個不停,連站都站不穩。來港口帶我的,是個早我一年入伍的少尉政戰官,看起來就是個色胚,但還算和藹可親,相談之下竟還是大學同校,已經讀完碩士的學長。當天下午進馬防部報到後就直接下連隊,而他原來就是連上的輔導長,看我是同校的情誼拉我一把,就近照顧。


        輔導長已經剩沒多久日子就要退伍了,以前老想利用軍中的資源,把當初在學校時不敢去做的事免費做完,又苦無知心者可陪伴。所以,碰到我算他上輩子有燒好香,舉凡割包X、痔X護理,所有換藥必須悉心照料的過程,都是我幫他一手包辦。現在雖然不知道他身在何處,但這傢伙就是跟我說:「既然來這裡,沒去過831怎算來外島當過兵…」的死變態。

        冬天的馬祖非常冷,常常冷到零度以下。某周六晚上,老士官長不久就要退伍返鄉,揪大夥兒喝馬祖老酒,我跟輔導長及另一位排長還有班長們在廚房席開一桌,準備大快朵頤,進補禦寒。等看到滿桌的瘦肉,才徹底了解,原來每次開伙,弟兄們只能吃到肥肉的真正原因了,馬的!真是黑。

        酒過三巡,正好聊到座落在梅石的831,有人就開始繪聲繪影,還說的口沫橫飛。此時輔導長竟然湊上耳邊跟我說一堆「一生也就這一次,只是要紀念一下」的狗屁道理,要我改天陪他上梅石831親身體驗。老實說,我對金錢交易,買賣男女關係的行為一直非常不齒(信不信隨你啦!)。但礙於面子,還是被他慫恿到不得不說好,士官長聽到馬上義正詞嚴的答腔,然後用老江湖的口吻,耳提面命的說:「你們平日週四下午去,保證不會被熟人看到。」


        以前週四是軍中的莒光日,為了弟兄們的身體安危,所以831的服務小姐們,會在此刻上坑道醫院檢查是否身體無恙。戒嚴時期,除非有洽公單,否則一律禁止隨便外出。士官長就是這樣令人佩服,洽公單真搞了兩張來!而我為了輔導長的知遇之恩,也豁出去啦!

        上午看完莒光日電視,下午我倆就搭上公車”洽公”去也。到了梅石,驚見門口衛哨站著的竟是憲兵,難道進去"參觀"還要檢查皮鞋有沒有擦亮?皮帶上的銅環是否閃亮耀眼?還好我們是軍官,憲兵不會對我們那麼機車,三兩下就放行進去。接著要買票,校級軍官以下兩百元左右,士官兵一百多,每張票總共包含七分半鐘的時間跟保護你安全的XX套,外加口香糖一片。


        然後是選號排隊,選號就隨便,反正票亭上的照片搞不好是10年前拍的,參考就好。至於排隊,因為是平日非尖峰期,更是免了。於是我們就這樣抱著臉盆向前邁進,那死色胚此刻反而變得畏縮,要我先行進門,其實,我也是嚇到腿軟,但為了自尊仍是硬著頭皮開門入內。

        服務小姐見我入內,馬上一聲令下,要我立即XXXX,口中念念有詞地說:「快,快,快…」純情如我,怎麼可能跟條公狗一樣到處撒野,立刻回答:「我只是進來參觀的啦!」沒想到,下一秒鐘只見她撩起裙子,一副不屑的表情對我說:「X!要參觀就趕快,你還有六分鐘,計時開始…」…這下我也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隨口就只能擠出「謝謝」兩個字,還習慣性地跟她敬禮,然後奪門而出。

        最扯的是,那色胚看我奪門而出,竟還在我身旁狂笑說:「你身體真的不好,怎麼這麼快……!?」唉,只有天知、地知,跟我知道啦!


        五年前,我跟內人重遊馬祖,想把那些當年的回憶給溫習一遍。但事隔20多年,物換星移、事過境遷,無論如何也尋不著當初的營房。到了梅石也只見荒煙漫草與斷垣殘壁,我再度跟內人提起當年之事,沒料到她竟冷冷地回我一句:你們男人都是口是心非,去就去過,不要一堆藉口。

        那一刻,我想起跟我一起搭上船的那些女孩,無論是自願還是因為受刑必須前來贖罪,還是另有原因,那是歷史的事,我們是無能為力的。而對於這些曾經親身參與這段過去的人,幾乎都已經垂垂老矣!

        關於831,老屁股們是自爽還是自嘆,就隨你們鄉民說吧!


        故事又講完了,過陣子我們走回職場,說點與現實接近點的事,大頭蝦說故事,有空就再見!感謝!



Sunrise Attorneys-at-law  





    陽陽Boop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