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過去,考是考到了,卻給我考到老遠的台中去,這台北到台中又有點距離,即使胸有成竹但也真鞭長莫及,不過我還是透過呆頭鵝,終於又跟她在三年後重逢。


        她奶奶的,還是一樣迷人,比過去印象裡更加迷人,而且鐵定是因為唸了大學更會穿衣打扮,簡直是美到我口水流滿地。糟糕的是,這種絕世美女怎麼可能沒男朋友,真是失算。心想,先上成功嶺練壯一點,曬黑一點,開學後再說吧!這次我沒那麼蠢了,聯絡方式當然自行取得,不過名花有主,豈敢隨便造次,加上氣候宜人的台中,女性同胞真是不少,淪陷在台中溫柔的校園裡是絕對合理的,即使我心裡始終不斷惦記著她(不要罵,那叫原始的衝動,簡稱獸性。)

        嚴格說起來,唸書是為了怕被我那軍人老爸把我往軍校裡送,「不自由,毋寧死」,說的真貼切,只要好好唸書考試,老爸一定沒我皮條。那幾年我們偶爾會一群人約出來吃飯聊天,她的身邊始終有護花使者,我前前後後也交了超過一打的女朋友,可是我倆始終都沒有產生過任何交集,即使我心裡惦記著的一樣是她。(別罵了,拜託!)

        當兵兩三年,母豬賽貂蟬,跟本篇無關。而適逢外島兵變的我,從部隊裡寫信向她訴苦,卻聽到她來年即將訂婚的晴天霹靂,我實在很佩服自己,當時竟然還有勇氣說假話祝福她,然後,她就這樣消失在我的世界裡,音訊全無的一直到我退伍多年後的某一天。


        踏進職場,發現這花花社會的誘惑實在太大,死性不改的我,桃花處處,左右逢源,為了工作又常常應酬喝酒,每日燈紅酒綠,夜夜笙歌,還左擁右抱,糜爛到極點。雖然如此,每每在酒酣耳熱,踏出林森北路後,就會再度想起她,想她此時此刻身在何方?日子過得怎樣?身邊男人對她好嗎?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不知道會是如何?

        肖想歸肖想,日子總是要過下去,關於女朋友這檔事,當然是又換了好幾個。幾年後,我終於又從呆頭鵝處探聽到她,因為某些原因已經離婚的消息,五味雜陳。憐香惜玉的本性,促使我再次又藉機跟她聯絡,那年我年近30歲,也已經認識了現在的內人,一顆心算是安定了下來。

        多年未見,她不但沒有因為婚姻的挫敗留下太多印記,反而愈加成熟美麗,這點更加令我無法把持自己,但即便如此,天不從人願的此刻,早已為時晚矣!因為這一回,是我要挖墳墓結婚去了。


        婚禮前兩天,我瞞著未婚妻跑去基隆見她,我想此時此刻,若是把藏在心裡多年的話告訴她,應該不至於太過唐突吧?反正都要結婚了,就像當年她告訴我要訂婚一般平常,於是二話不說,馬上驅車前往基隆。

        那是12月底寒流來襲的一個晚上,在見她前,我事先買了瓶酒下肚壯膽,然後對著她娓娓道出,這些年來對她所有的想念跟眷戀,原本以為她會大笑一場,只是萬萬沒料到的,竟是她在當刻掉下眼淚,告訴我17歲相識,兩年多後再見面時就已經很喜歡我了。

        那一刻空氣是凝結的,無論此話如何解讀,卻早已不具意義,寒風刺骨的夜裡,我們在碼頭邊,彼此緊緊的擁抱著對方直到天明轉身離去,再沒回過頭來。(你們繼續罵吧)

 

        十幾年過的無聲無息,轉眼我已經47歲,兒女各一。從呆頭鵝處傳來的,卻是個令人傷心的噩耗。因為血癌,她在林口長庚撒手人寰,得年48歲。

        出殯那天,在辛亥路上我們終於又見了面,她靜靜地躺在那裏,如同我們初相見時的模樣一般。我低下頭來,把在小說裡讀到的一句話,輕輕地告訴她:「這一切,就請把它還諸天地,還諸神佛…一路好走吧!」

 

最愛(李宗盛)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hq2zGHyT0Q&feature=related

 

【千山同一月,萬戶盡皆春,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無雲萬里天】

 

        這30年來,我感謝因為有她而豐富了自己的生命,即使總是擦肩而過,卻反倒讓我有個任勞任怨,無論我飛黃騰達或窮困潦倒,都一路相挺的好老婆。這一切,我自認沒有對錯,更沒有遺憾,只有感謝…此時若真要再說些甚麼,倒還不如不說的好。



        故事說完了,大頭蝦在此鄭重警告,所有認識內人的親朋及好友,若是敢走漏一點風聲出去,本人一定會把你罩布袋K到半死,並從此絕交。

        至於,不認識大頭蝦的,就當作是看齣戲即可,不就是說說嘴嘛!

 

 DSC01958  

Sunrise Attorneys-at-law  


PS. 感謝呆頭鵝,沒有他,也就沒有這段故事,他厚顏無恥要到的地址,要的他奶奶的真好!

 

(下一回合,我們要聊一下過去外島獨有的軍中樂園831,大頭蝦說故事,下次再見!)




    文章標籤

    愛情故事

    全站熱搜

    陽陽Boop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