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頭蝦年紀不小,名符其實已經是一個回憶多於記憶的西老搞,但是西老搞也曾經擁有過春天,刻骨銘心不敢講,不過拿來說說嘴,應該還算上得了檯面的。

        70年代(民國六十幾年)學生最熱衷的,莫過於寒暑假由救國團舉辦的青年自強活動。那年我16歲,剛考上高中,當然也要來湊個熱鬧。學期結束前,救國團的宣傳海報已經貼在學校醒目處,各種類型的活動琳琅滿目、不勝枚舉,我每堂下課都跑去看,總共大概看了30遍以上,心裡都還是沒個決定。要去哪裡?才有可能發生可歌可泣、驚天動地的好戀情…?


        家父是個革命軍人,因為打過仗,所以那時候早已經是個將軍,不過,從小我就跟他不對盤,他老看我不順眼,總是想盡辦法要我繼承他的衣缽唸軍校去。從小學五、六年級的寒暑假開始,不顧我幼小貪玩的心靈,就把我丟在軍方馬場,要他的部屬教我騎馬,根本就是期待來日反攻大陸時,希望我能在一望無際的黃淮平原上,一馬當先殺敵報國…。哈哈!我終於選擇了76夜,名額只一校一位的「騎士隊」。不就是騎馬,而騎馬對我來說就跟吃飯一樣容易,搞不好還可以因此把到正妹也說不定,接下來二話不說,馬上回家伸手要錢,隔天立即報名。

        寒假來臨,我從台北搭上火車到達后里,然後幾部軍用卡車就把全台灣各高中、高職,大專院校,所有想騎馬,卻不知死活的傢伙全部給載往馬場進入活動。登車當刻,我依稀記得是失望的,因為我開始覺悟,原來大部分的正妹應該是不愛騎馬的。老天總是有眼,花了錢總是要有個代價,而失望30秒後的那一眼,卻讓我往後的三十年裡,魂牽夢縈,朝思暮想。


        我不太會形容漂亮的女人,但是說迷人一定無誤,卡車停在路邊,她就在我快絕望的那一剎那,一腳踩上與我相同的一部車,然後靜靜地坐在另一端。好迷人,真是他奶奶的迷死人啦!我這個懵懂的16歲小屁孩能懂甚麼?就算不懂好了,但我絕對了解,早已經有一堆跟我一樣色瞇瞇的眼睛往她身上投射而去,我直覺的認為,這七天,她必定是個眾所矚目的焦點。

        騎士隊是在警備總部的馬場舉辦,所以一切作息皆是按表操課。睡營房、吃大鍋飯,加上早晚點名,基本上跟當兵沒啥兩樣。用餐也是六人一桌並抽籤分組為之,運氣好到不行的我,抽到跟她同組同桌,閒談中刻意詢問下,得知她已經高二比我年長些,心想完了,這高射炮打得下去嗎?幾秒後我給自己的答案是,管他的,我國中時還喜歡過老師哩!

        果不其然,那幾天她就是大部分男生覬覦的對象,要電話、討地址,加上來搭訕的,絡繹不絕。我彷彿覺得大家根本不是來騎馬的。不過開心的是,始終也沒人成功過,爽的哩!活動結束,臨行前,竟瞥見同桌的呆頭鵝竟然達陣成功,要到她的地址及電話,正在一頭霧水時,才恍然大悟原來同桌同組的她是會給的,以便將來聯絡之用。本組兩男四女,有四個大學在校生。呆頭鵝看起來只是單純的留下聯絡方式,而沒有像我一樣有不軌的企圖,真是太好了。

        我始終都提不起勇氣開口,那年頭念普通高中的人,基本上都是為了要考大學。學校跟父母親不斷的灌輸我們,學業未成怎能談論兒女私情。男性賀爾蒙跟禮義廉恥打了一架後,竟還是因為膽小、怕被打槍的鳥原因下,依依不捨的在車站跟她揮手道別。


        故事,其實要從這裡開始說起。一年半後我在榜單上看到她的名字,心想再等一年,等自己考完再來"下手",應該最為完美。(待續)


DSCN0121  


Sunrise Attorneys-at-law  





 

    陽陽Boop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