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去過日月潭,都知道涵碧樓,或許也知道日月潭有座光華島,不過最近在原住民族運動的抗議下,於陳水扁前總統當選後,將地名改回原來當地原住民族所使用的名稱The Lalu(以下簡稱拉魯島),而近日該族則和原民會因為拉魯島的問題槓上了,這次是怎麼一回事呢?

  起因在於,邵族希望把The Lalu主張是《原住民族傳統智慧創作保護條例》的「智慧創作」,賦予該族「智慧創作專用權」,有了專用權,其他人使用這個智慧創作,就必須經過該族的同意,然這個主張遭原委會駁回,理由是邵族既然說The Lalu是地名,那就不能申請智慧創作登記,畢竟看看前述保護條例上所稱的「智慧創作」,包含宗教祭儀、音樂、舞蹈、歌曲、雕塑、編織、圖案、服飾、民俗技藝,或是其他文化成果,地名是否為「創作成果」,可能原委會有疑義,所以就不允許登記了。

  邵族人當然很不服氣,一狀告到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抗議說涵碧樓都可以註冊The Lalu當商標,為什麼原委會不支持邵族可以主張The Lalu的專用權?商標法的慣例不也是不允許有人申請地名為商標註冊嗎?查詢涵碧樓登記The Lalu的日期,約在2002年,註冊迄今近二十年,若邵族人另案聲請撤銷商標登記,主管機關可能會考慮到既得權的保護,而有猶豫。且若The Lalu要認定是原住民族智慧創作,邵族擁有專用權,是否會影響涵碧樓目前的商標使用,特別是邵族人說這是神聖的島名,邵族人是不被允許以此為名的,涵碧樓恐怕也會提起訴訟主張權益。

  且若邵族人要主張The Lalu有專用權,勢必要說明這是哪一種「智慧創作」,長久使用的地名是否符合「創作」的要件,原委會駁回聲請,應有其考量,然本案最後仍應待法院判斷,才能知道結果了。

    陽陽Boop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