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店山區民宿烤肉  

問:狄人杰惡意誣陷幾十年的死對頭夫妻,偽稱該夫妻兩人於20多年前偽造文書,結果使得該夫妻兩人經歷了一段刑事程序,身心俱疲,但最後經檢察官查明,並無偽造文書之事實,且追訴權時效早已完成,最後做出不起訴處分。本案狄人杰惡意誣陷該對夫妻,是否成立誣告罪?

 

答:
最高法院101年度6239號刑事判決意旨:「誣告罪之成立,須以被誣告人因虛偽之申告,而有受刑事或懲戒處分之危險為要件,故以不能構成犯罪或受懲戒處分之事實誣告人者,雖意在使人受刑事或懲戒處分,亦不能成立犯罪(本院三十年上字第二○○三號判例參照)。是誣告罪之成立,以有使人受刑事處分或懲戒處分之危險為要件,重在保障國家審判權之適法行使,兼及受誣告人權益之保護。苟被誣告之人,根本無受刑事處分或懲戒處分之危險者,自不成立本罪。如不得提起自訴之案件而提起自訴,告訴乃論之罪,無告訴權之人而為告訴,對時效已完成之事實而為告訴等,此項自訴或告訴之事實,縱屬虛偽,然在法律程序上,國家實質上已無從行使其審判權,自無使被誣告人有受刑事處罰之危險,故不能論以本罪。至被誣告人是否已受刑事偵查追訴、審判程序,即非所問。」
「…依上開說明,上訴人對追訴權時效已完成之事實而為申告,縱其申告之事實,係屬虛偽,然國家在法律程序上,既已無從行使審判權,難認有使被誣告人受刑事處罰之危險,其行為顯屬不罰,無從以誣告罪相繩。」
雖然該對夫妻確實被調查,承受了刑事追訴程序的折磨,但因為早已過追訴時效,被誣告的夫妻根本不會受刑事處罰,所以就算狄人杰誣告事實亦屬虛偽,狄人杰仍不會構成誣告罪。

 

 

 

Sunrise Attorneys-at-law  

 

 

 

創作者介紹

陽陽與布痞

陽陽Boop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賈靜雯
  • 我被鄰居誣告,我離婚父母雙亡,哥吸毒,我一個人獨居,在發生糾紛,當天我有報警,110是不能吃案的,我報案是侵入住宅,警察有來,鄰居跟我發生爭吵,我開門他們衝到,我家把我抓傷,還要動手打我,警察有來,叫我去驗傷,我沒有驗傷,因為我趕著要上班,就沒有驗傷了,我在醫院當看護,晚上8:00要到醫院,那天我的工作,在醫院急診,我沒有驗,因為警察來有說,後來隔天早上下班,有去警局做筆錄,她們也有去,還有一點,就是我之前有申請保護令,就是前夫來騷擾我,我去警局報案,警察不準我報案,我跟那個警察不認識,也沒有什麼仇恨,可是他就是不準我報案,後來我在電視看到家暴中心,我打電話進去,報案,他們說可以申請保護令,後來我有申請,那個警察,我在報紙上面,看到有警察吃案,可以打電話去申訴,所以我有打電話,那天發生事情,就是那個警察來的,在我家問完,又問她們叫她們去驗傷,後來就一直常常叫我去,警局做筆錄,問的事情都一樣,就有些奇怪了,後來朋友都跟我說,冤家宜解,不宜結,後來我去警察,說我要撤銷告訴,警局說到了刑事組,我要撤要寫撤銷的,我就有寫沒有,損失,不須要賠償,撤銷告訴,簽名手印,後來就沒有多久,就收到法院傳票,傷害,要開庭,我也沒有對她們做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子,我的工作剛好在晚上8:00那早上,下班,我在去法院,開庭,因為網路,這些我不懂,就有打電話問電信業者,後來有跟電信業者,說之前我也有辦護照,就聊了一下,她們在家聽到了,就跟檢察官,說我要逃跑,我們看護12小時,才一千元,還要給公司,醫院抽成,她們打電話,去講,結果明天,要開庭,晚上我還要上班,去了醫院,就發現警察,一直在看我,因為病人住單人房,家屬說門可以,就關起來,我有發現,這樣子,門就不關了,讓警察看到我,我沒有要逃跑,要跑早就跑了,我早上下了班,8:00就去法院,等開庭了,就看到她們,一家3口,先進去,後來又出來了,後來又進去了,在叫我進去,在開庭全部說謊,姊姊說我用門,把她撞傷,她沒有推門,後來又改口說,只推了一次,檢察官就在問我話,我在說,她的妹婿強我的發言權,我就沒有在說了,檢察官就問她,要不要原諒我,她說不會,永遠不原諒,因為在警察局,做筆錄,警察從來都沒有,跟我說她們對我提出告訴,因為她在我們那裡,是開安親班,補習班的,很有錢,當我收到檢察官的判決書,我才嚇到我跟本沒有做的事,為什麼檢察官,連調查都不調查,我從來沒有前科的,就是這樣子我有了傷害二條,她跟她妹妹還有妹婿,一家3口誣告我,她用頭去撞門,一般大鐵門都有很高,不是矮門,我家是衣櫥改成鞋櫃,裡面判決書說我用家裡面的門,把她撞傷,她夾在我的鐵門跟鞋櫃,中間,今天拿一個豆腐,上下都有一個板子,用力擠壓,上下二面,都會受傷,那她說夾在,我的鐵門跟鞋櫃中間,為什麼只有,額頭受傷,那腳指跟胸部為什麼都沒有受傷,在鐵門跟鞋櫃中間,為什麼後腦梢,為什麼都沒有受傷,還有開庭的時候,她妹婿說,我開門要打她,所以把我抓傷,我也把他抓傷,有驗傷單,檢察官就信了,她妹妹當證人,我有多冤枉,驗傷單,沒有指紋,因為都是假造的,後來我有去法資,人家說,我沒有證人,後來我又去高雄地方法院的,法律服務,去法資,那個律師看到我的,檢察官的判決書,我有帶去給律師看,他頭低下馬上抬頭,就跟我用吼的,說妳就是把別人打傷了,妳還說,那個律師就是這樣子說,因為在早,我申請保護令,有去那裡法資過,社工有跟我說過,他們都是跟地方法院一掛的,所以就有到了地院了,就有說要和解,我拒絕和解,書記官,說我可以寫出證人,因為吵架不是輕聲細語,大家都會聽到,我有寫出來,後來法院的判決書,說我是一派胡言,檢察官,說我不知悔改因為我要繳房貸,我被她們迫害的,工作沒有辦法做,房子只好賣掉了,而且她們打電話說我要逃跑,都有人在守著我,我住的房子是眷村改建,的國宅,她是外面買這裡的房子,因為她開安親班,補習班,這裡國小,國中,高中市場,都在旁邊,我們都是眷村搬去的,我在那裡住了十年了,大家鄰居,都認識,我有空還會到樓下,去關心,那裡的老人,自己買血壓機,還有幫那裡的老人,修剪指甲,不收錢的,因為有的老人眼睛也看不清楚了,腳也彎不起來了,大家都知道我這個人,都要我收錢,我不能收有的,環境好可以,有的環境不是很好,我也請不起律師,在法資回來後,我受不了,我在家大哭大叫,自殘,自殺,沒有死,我一下子失去了,房子也失去了工作,決定要把錢花完自殺的,後來別人勸我不要自殺,買一間房子住下來,我真的沒有錢了,只有別人帶我去法院買了一間法拍屋,花了不到50萬,因為我有看到,洪仲秋的案子,裡面有講到司法改革,我有去地院重新申請一份,判決書,檢察官,法院的知道,裡面的判決全部,都跟之前的判決不一樣,我現在住的是,鐵皮屋,違建,每次想到這裡,都難過的無法入睡也無法工作,每天都活在痛苦中,司法是黑暗的,我沒有家人,沒有人幫我做證,而且我從來沒有前科的,要是說我會,攻擊入,打人,那當看護,不是更好打病人了嗎,而且我連去找同事,都說我要偷渡,我的同事家住珂仔寮,我去她家,走一走,她都打電話去說,我要偷渡,我要跑,早就跑了,我每個月,還要繳房貸,我一個人,也要工作,也要養活自己,而且她說我要逃跑,不是都有跟著我的人,在那裡,鄰居大家都知道,就罵她說缺德,她說她就是故意的,她就是要我工作,做不下去,房子變成法拍,她要用二百萬,來買我的房子,後來房子賣掉前,鄰居就跟我說她,到處叫大家給我錄音,就是故意陷害我,誣告我,我的事情發生在101年,我都對司法的判決,很心灰意冷了,難道沒有家人,一個人獨居,就要受到這樣子,的迫害,我也不願意一個人,可是父母都去世了,我家暴離婚,自己養活自己,難道不對嗎?我賺的都是辛苦錢,在那裡所有的一切家具,那些都是我省吃減用,一點一滴,省出來的,她有錢也有勢,就這樣子欺負人嗎?誰可以給我一個公道,我工作的錢,全部都投資在那個房子上面,我有多麼痛苦,那時候我就說,她們去撤銷,我就不追究,她們就是不去撤銷,而且她的妹婿,也在外面,把別人打傷了,也被告,地院的怎麼這樣子,審理案件的,說我把他們抓傷了,那為什麼他們在外面,也把別人打傷了,被別人告呢?而且時間,都跟我這個案子,時間沒有差幾天出庭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